一次关于永恒的思考

最近突然想整理一下我近十年来保存的资料(大部分是照片),然后就开始百度长期保存数据的最优解决方案,接着就在知乎看到这么一个主题:如何长时间保存重要数据?

先看到了最热门的一个回答,各种技术分析。完了我就想,最近是要多买个硬盘给我的资料做一下整理和备份了,防止发生意外数据丢失。
这个主题有很多知友参与解答,有通过各种专业知识进行分析的,也有抖机灵的,有一位知友引用《三体》的原文:

现代的量子存储器,就是那种一粒米大小可以放下一个大型图书馆的东西,里面的信息最多只能保存两千年左右,两千年后因为内部的什么衰变就不能读取了。其实这还是说那些质量最好的存储器,根据研究,现有的普通量子存储器,有三分之二在五百年内就会坏。

要论信息保存的时间,咱们那个时候的存储器还好些,他们找了些公元世纪的U盘和硬盘,有些居然还能读出来。据实验,这些存储器如果质量好,可以把信息保存五千年左右;特别是我们那时的光盘,如果用特殊金属材料制造,能可靠地保存信息十万年。但这些都不如印刷品,质量好的印刷品,用特殊的合成纸张和油墨,二十万年后仍能阅读。但这就到头了,就是说,我们通常用来存储信息的手段,最多只能把信息可靠地保存二十万年。

史前古陶器上的图案,保存了一万年左右;欧洲岩洞里发现的壁画,大约有四万年的历史;人类的人猿祖先为制造工具在石头上砸出的刻痕,如果也算信息的话,最早在上新世中期出现,距今约二百五十万年。可你别说,还真的找到了一亿年前留下来的信息,当然不是人类留下的,是恐龙的脚印。

“把字刻在石头上,可以保存一亿年。”

没错,信息保存时间最长的方式居然是最原始的石刻。但这些当然跟我现在想做的资料备份无关,我的数据最多也就保存到我这辈子结束为止。哪怕我儿子想怀念我,他会继续保存我留下来的资料作纪念,那我孙子呢,甚至子子孙孙呢,他们甚至在现实中都没见过我,又哪里会对我视若珍宝的资料感兴趣。是啊,那些记得你的人,爱你的人,跟你一起生活过的人,随着他们一个个都离开,我们就真正的从这个世界消失了,永远。。。

此时我想起一年多以前看的《寻梦环游记》,关于死亡的话题,这部电影通过一个深入浅出的故事给了我们最好的诠释。

人的一生,有三次死亡。
第一次,当你的心跳停止,呼吸消逝,准确的说是脑死亡,在生物学上,你的肉体被宣告了死亡;
第二次,当你下葬,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你的葬礼,他们宣告,这一刻你的身份在这个社会上抹去,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
第三次死亡,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也去世了,于是,你就真正的死去,消失在历史长河中,整个宇宙都不再和你有关。

当初看完这部电影从影院出来时,对这三次死亡的概念也是印象深刻,一部好电影往往是能够引发人们思考的。我也时常在想,在宇宙这么大的尺度上看,我们个人的一生甚至连蝼蚁都算不上,哪怕是地球,也都存在了四五十亿年之久。在这漫长时间之中,生命的诞生到演化真的是一个奇迹,我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,但稍把时间尺度拉大,我们的一生又会很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,甚至都不会留下点什么。

难到就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吗?哪怕是在小尺度的时间范围内。接着我刚好又看到一位知友的回答:

其实这个问题不只在知乎,在各大论坛,不限于技术、硬件论坛都见过这类问题的讨论,国内外论坛都有在讨论,然而大多数的讨论都从介质出发,都在讨论用什么介质才能将这数据保存下去,从这方面思考的话,会感觉难度很大、各种方法实操性相差很大、需要注意的小问题很多、时间一长变数也很多……

其实,真正重要的资料数据,是大概率能保存下来的,重点不在于通过什么介质和方法保存。

这很容易理解,举个例子,莎士比亚的作品,难道是通过多么先进可靠的介质保存下来的吗?

如果这资料是政商重要资料,那它的价值就不只是对少数人存在着,它关乎的利益长期、巨大、盘根错节,那,它就很有必要被长久保存,这个必要性同样不只是对少数人存在着,那它就很有可能被以多份拷贝的方式保存下来,被专业人员精心保存和维护着,不需要你操心,或者说不需要你单独操心,责任和风险这时候被大大分散了,多份拷贝对照,也不太会有可能变得失真巨大。

回到最初的例子,莎士比亚的作品之所以能保存这么久,是因为对于人类整体来说,莎士比亚的作品有着长期存在的思想价值所在,人类社会还没有变革到莎翁的思想内核大面积失效的程度,暂时还没有,也许有一天我们的后人看着莎翁的东西,会觉得如同来自另一个世界,对现实生活完全没有借鉴意义了,但目前看来,人类社会实质变革的速度远低于一般科技爱好者的想象,莎翁依然没有落伍,你以莎翁的思想精神为内核,辅以足够炫丽的科幻想象元素为佐料写一部科幻小说,也是没有什么违和感的。

想要延长一个人/一个事物的存在时间,那唯一可靠的方法,是让其变得对集体产生价值,让它成为集体记忆的一部分,这样,如果这价值本身足够高,保质期足够长,那它就能长期内被多数人“拷贝”,不再容易被遗忘,拷贝的数量和质量也保证了失真率不会太大。

本题中讨论的,其实并不主要是这类资料,之所以问题下大家的讨论中觉得保存重要资料那么地困难,变数那么多,是因为:

1. 你在单打独斗;

2. 这些资料远远没有你认为的重要。

承认吧,这些东西可能只是对你自己来说有价值,对于其他人,这什么都不是,所以你得单打独斗,你得自己为此投入大量精力殚精竭虑,这些资料是否会变得失真巨大、是否会丢失、损毁,全都取决于你一个人。

无论怎么说,无论你采用了理论上多么可靠和先进的介质,真的,这都太不可靠了。

老弟,我发现,科技是有极限的……除非超越科技!(笑)

如果你真的想让保存这些东西的过程变得轻松高效一些,风险变得小一些,那尽可能让它成为对更多人有价值的东西吧,让他们也帮助你留存。

时间作为判官掌管一切事物的命运,什么是有价值的,什么是该被遗忘的,全由她说了算,她迷人,她无情,她言出必行,她永远存在。

如果是说人的话,那,成为对大家来说重要的人,让自己成为集体记忆的一部分,就是在追求长生,是在尽量接近不存在的永生。

比如鲁迅先生虽然死得早,但至今为止,在发生了什么公众事件后,我们还是经常诧异地发现,我们又可以引用先生的话来编段子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先生的话对于中国公众事件的解析力才会减弱乃至消失。

总之,个体记忆是最不可靠的,但集体记忆的力量却往往被大家所低估,这就是我想说的全部了,正如比尔·西蒙斯所说的“篮球的秘密在篮球之外。”一样,科技的秘密,也并不只局限在科技本身。

但这终究只是理想论调,终究只是白日妄语,终究太不容易做到,大多数人,大多数事物,在足够长的时间尺度和足够大的空间下,确实就是完全没有什么价值的,所以,接受失败,接受渺小,接受平凡,接受自己终究被遗忘,其实也是完全没有办法的事情,大多数人一生竭力能做到的,只是对几个人产生价值而已,这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所以要努力工作,努力输出,而并不只是享受和消费,因为得证明自己并没有白来人世间一趟。

所以能找到这么一个人,跟她互相备份,相互依存,一起抵御时间的洪流,一方肉体死亡之后,依然在另一方的世界里以Ta才察觉的姿态存在着,这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情啊。

作者:虾扯蛋777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313837243/answer/747316498
篇幅有限,引用有删减,感兴趣的点击链接查看原文

最后这句话说的真好,找到这么一个人,跟她互相备份,相互依存,一起抵御时间的洪流,一方肉体死亡之后,依然在另一方的世界里以Ta才察觉的姿态存在着,这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情啊。

明人不说暗话,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,你懂的!